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法律问题_论文

发布于:2021-07-30 20:44:21

信用 / 法制 《合作经济与科技》 No.10x 2017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法律问题 □文 / 刘奕超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 北京) [提要] 为保障承包人劳动报酬权益, 《合同法》 第 286 条和 《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 (以下简称 《批复》 ) 赋予了承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地位。 现实中银行为规避风险, 要求发包人和承建商 以放弃建筑工程优先受偿权作为发放贷款的条件,发包人无力偿还贷款时承包人是否还能行使优先受偿权存 在争议。 在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性质为何, 是否可以约定放弃, 优先权法律主体范围方面存在诸多争议, 本文 对以上争议逐一分析。 关键词: 工程价款; 优先受偿权; 法律适用 中图分类号: D9 文献标识码: A 收录日期: 2017 年 7 月 22 日 一、 案例引入 基本案情: 2013 年 9 月 27 日,长富基金与兴业 银行武汉分行、 中森华房地产公司、 中森华投资公司、 郑巨云、 陈少夏签订 《投资合作协议》 , 约定长富基金 以委托贷款方式委托兴业银行武汉分行分别向中森 华房地产公司发放贷款 6.3 亿元, 用于完成徐东村城 中村综合改造项目, 借款分两期发放。第二期 2.3 亿 元贷款发放条件为中森华房地产公司将 K2、 K3 地块 的土地使用权、 K4 地块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权抵押 给兴业银行武汉分行, 抵押手续办理完毕。 嗣后, 兴业 银行武汉分行与中森华地产公司签订五份 《抵押合 同》 ,约定中森华房地产公司以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洪 山区徐东村 K1、 K2、 K3、 K4、 K5 地块面积的土地使用 权, K4、 K5 地块在建工程向兴业银行武汉分行提供抵 K1 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K5 地块的土地使用权的抵押 登记, 在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 办理了 10, 325.82 *方米的在建工程的抵押登记。中 森华房地产公司未办理 K2、 K3、 K4 地块及在建工程 块的土地使用权和 K5 地块的房屋 (原为在建工程) 具 有优先受偿权。 方因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融资 6.3 C2、 C3、 C4 工程项目的建筑工程款的受偿权劣后于贵 方通过委托贷款方式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融资的 6.3 亿元而享有的债权本息及其他相关权益。 湖北省武汉 市中星公证处对 《承诺函》 作出了 《公证书》 。” 亿元而享有的债权本息及其他相关权益。 祥和公司向 长富基金出具 《承诺函》 称: “我公司对上述 K2、 K3、 裁判要旨: 徐东集团、 祥和公司向长富基金作出 书面承诺, 承诺其建设工程价款受偿劣后于长富基金 债权, 该承诺系徐东集团公司、 祥和公司的真实意思 表示,亦不存在法律规定的法律行为无效的情形, 应 认定为有效。 祥和公司抗辩称祥和公司承诺放弃优先 权并非真实意思表示, 但并没有提交证据证明, 也没 有提出鉴定申请。 祥和公司抗辩*ㄉ韫こ碳劭钣畔 受偿权是法定担保物权, 承诺优先受偿权劣后于其他 债权人损害他人的合法利益, 因此无效。 原审认为, 法 律规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目的在于保护民 工工资等合法权益的实现, 但仍属于一种可以由权利 人自由处分的民事权利。 祥和公司主张其自愿做出的 承诺无效违背诚实信用原则, 原审不予支持。 本案的争议点在于, 约定放弃建筑工程价款的承 诺是否有效, 作为一项法定优先权是否可以对其约定 放弃; 如果可以放弃, 放弃优先权的效果是什么?此 外,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性质争议一直存在。 建设工程项目中还包括勘察人、 设计人、 安装人与实 际施工人等主体是否也享有优先受偿权, 本文将其进 押担保。担保范围为主合同下全部债权。上述合同签 订后, 双方在湖北省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办理了 的抵押登记,兴业银行武汉分行亦未发放第二期 2.3 亿元借款。长富基金提起诉讼请求享有对 K1、 K5 地 另查明: 徐东集团公司向长富基金出具 《承诺函》 称: 本公司对中森华房地产公司的所有债权劣后于贵 -182- 行逐一分析。 二、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法律性质 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性质, 学界存在以下 几种观点: (一) 留置权说。 以留置权构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 受偿权的主要是英美法系国家。 英美国家从功能主义 和实用主义立场出发, 不去考虑权利的性质, 将凡在 财产上设定的、能起担保作用的权利均视为 “ Lien” 。 我国学界在理解时, 将其一概理解成留置权。 《元照英 美法词典》 将 Lien 译为 “留置权, 优先权, 在特定财产 上设定的一种担保权益, 一般至债务清偿时为止。债 务人如逾期未清偿, 债权人可以通过变卖留置物等法 定程序优先受偿; 衡*法和制定法上的留置权不限于 留置物必须在债务人的占有之下” 。 不难看出, 英美法 系中的留置权与我国法律体系中的留置权并不是完 全对应, 其更类似于我国民法中的担保物权。在我国 持留置权说的学者主要认为建筑工程合同本质上是 承揽合同。 而 《合同法》 第 287 条规定对于建设工程合 同未规定的适用承揽合同的有关规定。 第 264 条又在 定作人未支付报酬等价款时赋予承揽人对工作成果 的留置权。 《担保法》 第 84 条也赋予加工承揽合同中 债权人以留置权。 因而认定承包人有权对建造的工程 享有留置权。 这一观点受到学者的反驳。首先, 我国 《担保法》 第 82 条明确规定留置权的标的物须为动产,建设工 程属于不动产, 不适用留置权的规定; 其次, 《合同法》 第 286 条规定的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享有不以 占有不动产为前提, 即使已经竣工*换蛘呤窃诮ü 程, 也依然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且该条已经对建设 工程价款无法清偿的情形做出了规定, 无须适用承揽 合同的规定, 否则该条文纯属多余; 最后, 建设工程合 同不能简单看成加工承揽合同。 二者虽然有一定的类 似性, 但是在建设规范、 监督管理、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